阿江守候,高校文学爱好者的乐园……
首页 阿江动态 校园文学 阿江简历 阿江的家 阿江展台 联系阿江 留 言 本    

 有多少甜蜜的忧愁,有多少欢乐的苦涩,在你我心中,默默,不能说……

您的位置:阿江守候>>阿江动态>>本命年的小遭遇

本命年的小遭遇

  我终于发现紫瑶(特未记)原来是这么好的好妹妹。
  然而这么好的妹妹仍然没有减轻厄运带给我的痛苦。
  1998年刚刚退学的那个夏季,我和涛哥住在一起,那时我21岁。住在同一栋楼上的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姑娘常常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她能引起我们的注意出了因为她很漂亮以外,还因为她的脚腕上系着一串小铃铛,只要她一回到那个小院,我们就会听到熟悉的“呼啦啦”的声音。
  涛哥说让我不要想她,因为她比我大三岁,我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她就是24岁呢?涛哥说本命年的人为了避邪,往往会系上红绳子或者小铃铛什么的。我开始觉得很可笑了,这些难道不都是旧社会的东西吗?
  ……
  我几乎忘记了从那时起到现在已经三年了,也从来没有留心过原来今年竟然是蛇年。
  我没有佩带任何“避邪”的东西。
  三月初(农历二月)我过生日,冷冷清清,雪心女孩竟然逃了;
  后来雪心女孩失踪了;
  四月底经理告诉我要降工资;
  五月中旬终于发生了让我激动到写了三万字的文章的事情(见《第三个妹妹》);
  从那以后我的自行车连连出问题,换了两次内胎、三次闸线、一次脚蹬、一次车框,补胎无数次;
  这种状态发展到七月就更利害了,那次我险些被建筑竹板砸着,险些撞摩托车,后来几次出车祸……
  后来终于发展到了丢钱的地步!我自以为属于非常细心谨慎的人,丢钱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想这大概和我换工作后住得太远有关,应该搬家了。
  ……
  曾经和阿夏到燕庄看过,竟然没有一室一厅的房子了。我有些气急败坏,好在我相中一处非常不错的二室一厅,犹豫了很久,没有搬,我觉得三百元的租金对我来讲似乎太奢侈了些,而且一个人住二室一厅显得有些空。
  那天我终于上网了,在OICQ上碰上了老网友“呜呜”,他告诉我他刚刚在这附近找到一处一室一厅,270元,我说可以,就是有些贵,不过可以接受了。他于是很高兴,问可否合租,我马上答应了,那是一个星期五,他说他星期天就搬家,我说我收拾一下也马上搬。
  我决定得那么快,让我自己都难以置信。
  不过他很快告诉我他又决定不搬了,因为他仔细想想那房子的确不值,房子不大,家俱很破旧,竟然要270元,太贵了!可是我已经跟我的房东说了我要搬家了,怎么办,我必须找房子住了,不过从那时开始我不再希望到燕庄去住,开始打算就在公司附近的各家属区找了。家属区的房子虽然贵点儿,但都是公房,住起来方便。
  我曾经跟紫瑶说过让她帮我找房子,因为她曾告诉我她就住在附近的工人新村。
  上个星期天,我在我破旧的房子里睡到中午,吃了点东西,觉得精神了许多,一周来的疲劳基本没有了,我忽然想起来我还得租房子,否则我的房东赶我走的时候我就没有退路了。我于是赶紧骑车出发……
  到了公司,我犹豫起来,我不善言词,到家属区找房子恐怕难度很大,干脆我还是到燕庄去吧……干脆,还是先上网,万一在网上遇到呜呜,还可以请他帮忙一起找,因为他住燕庄啊。
  上了网,呜呜竟然不在,哼,这家伙一定和女朋友出去玩了。我查了信箱,上我的网站逛了两圈,觉得没什么事情了,看看时间,还早,外面太阳火辣辣的,聊天吧。
  刚进Chinaren聊天室,遍听见了敲门声,往OICQ上瞥了一眼,天哪,竟然是妹妹紫瑶!“嗨!好妹妹!”我说。
  “阿江哥哥,你还租房吗?”妹妹说。
  天哪,真是雪中送炭啊,哈哈,她难道知道我打算找房子去不成?
  “有房子吗?我正为此事发愁呢。”
  后来她告诉我有一套二室一厅,在二楼,80平方,大概是500~600,嘿嘿,正合我意啊,价格是500就差不多了,呜呜一定要。紫瑶说如果要的话她让她妈妈帮忙问问,而且她自己要到星月小区去看了,不过星月小区的房子在7楼,她说再让妈妈问问那套房子。
  我感激得不得了,我知道我的2001将是一个不平凡的2001,因为我已经度过了6个背运的月份,在这第7个月份里,我可以得到别人这么细致的关怀……也许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也就如此吧。我不止一次地说“好妹妹”,却仍然不能宣泄我满腹的感激。我陶醉了。
  已经五点了,好“妈妈”回来了,得到的消息是:“没有电话、有家具、有天然气、没有电话、3室一厅、二楼、租金500,但是需要落实一下。”
  我激动万分!“哇塞!我和呜呜就是想要这样的。”
  妹妹让我别太激动,说还没有落实。
  星期二,应该是大前天了,终于盼到了妹妹的消息:
      房子找到了 还没有租出去
      油天然气  三室一厅  有闭路电视 二楼 没有车棚  
      月租金500  又简单家具
  我高兴坏了,立马把这段文字贴给呜呜,在此之前我已经告诉呜呜这件事情了,他看到这段话,也高兴得很,说恨不得马上搬过去……可惜,可惜,还不能搬啊,还要等段时间。
  妹妹告诉我,说这房子是街坊介绍的,房东也都住在一起,叫我一定不要捣乱,否则她家很难办的。我说没问题,我阿江是什么人啊,能多捣乱呢。
  妹妹又告诉我一件让我感动得要流泪的事情:她的妈妈为了好说话,说我是她的外甥,在郑州上学的……老天!为什么世界上好人这么多!为什么好人会让我遇到这么多!为什么好人会对我这么好呢!
  “妹妹总是好到我无法想象的地步。”我只能发出这样的感慨。
  “怎么说这些啊,你是我哥哥嘛!”妹妹的平淡让我更加感动。
  我和呜呜开始盼望最后的时刻了。我们开始计算我们应该支付的钱,每人250,要是三个人租就好了,唉。原来租单间的时候觉得100都贵,现在都往500上想了。
  妹妹的效率真高,原来说要两三天才可以搞定的,结果当天晚上就告诉我了确切的消息:
      房子找到了,三室一厅,90多平方,600元一个月,没有电话
      有天然气,房东答应可以装热水器,不收房介费(不过我收哦,嘻嘻!)
      房子在我家40号楼东边对面23号楼2楼  家具有柜子! 
  因为那天晚上我到张主任家调电脑了,所以她只给我留了这些话,并告诉我让我打电话给她。第二天一早我就急忙打电话给她,说我要住!于是我们说好了中午我去看房子,她会把妈妈叫来一起。我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呜呜,他急了:“咋又600了?”我说以前不是没敲定的吗?现在这非房子不是又多了10平方吗?那时正着急,因为我的WIN2000损失了几个文件,没有病毒,可能是硬盘的问题吧,web服务器竟然不能运行了。我于是重新安装WIN2000,安装的过程中我们谈了两句,他问我在哪里,我说在丹尼斯量贩东边的小区,他这才说:“那还差不多。”就是希望再有一个人合租,我也真急了,我觉得多100就多100了,再找个人是好事,没人也认了。
  中午竟然有事耽误到2点,回来没有听说谁打电话过来,我想大概她妈妈还没有到。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是妹妹的,她很生气,问我中午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她,她说妈妈一直等了一个下午……
  我立即觉得非常非常的内疚,我怎么这么笨,我为什么在两点回来的时候不打个电话问问呢?妹妹很快原谅了我,叫我快点过去,她到十一中那里接我,我感动急了,我发现我的整个的这一星期都生活在感动里!甚至连呜呜都羡慕得不得了。
  我和妹妹、阿姨一起看了房子,我觉得房子很不错,很大很大,而且有天然气,老太太房东说可以搬来一张大床和一套组合柜,我高兴得要死,交了定金给房东,一想到我马上就可以搬到新房子了,而且离我的公司竟然是如此之近(骑自行车竟然只需要三四分钟),天哪,我要升天了!我要飞了!
  回来以后,我兴奋得手舞足蹈。我马上在在QQ上对呜呜说房子如何如何,呜呜也很兴奋,只是怪我没有带他一起去看房子,我说那好办,明天中午我们再一起去看就行了。
  晚上我回到住处,仍然很是兴奋,很晚很晚才睡着。
  昨天早上爸爸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样了,我说还是累,不过马上就要搬家了,搬了以后住得近了就不会这么累了。爸爸问搬哪儿,我说和别人合租三室一厅,一人三百,爸爸立刻大发雷霆,说你那么多钱能消费起吗?我无言以对,可能是因为上次爸爸到我的简陋的“一室一厅”的时候曾经说“这算什么一室一厅啊”的缘故吧,我总是在潜意识里希望我的住处会像爸爸想像的那样,所以我并不后悔我将要三百元的价钱去和别人合租一套房子……
  昨天上午在公司,我和呜呜在QQ上一直在想如何可以再找到一个人和我们一起合租,然而功效不大,我在试图说服阿夏可以参与进来,但是也许她似乎有什么需要保密的东西不适合和我们合租,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她非常坚决……
  妹妹也上线了,我于是“呵呵”给她,她很不高兴,说爸爸批评她了,说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她家要担责任的,我明白她的意思,我告诉她我阿江是什么人,不会做什么对不起妹妹、对不起阿姨、对不起叔叔的事情的。妹妹开始变得高兴。我希望妹妹高兴,我不打算给她添麻烦,我已经给她找了不少麻烦,我……
  整个上午我对闷闷不乐,我忽然发现我开始变得沉稳起来,是从来没有过的那种,也许在金钱面前我才可以真的变得郑重起来……
  中午到了,我和呜呜一起去看房子,呜呜看着空荡荡的房子,眼中显出几分不满,阿姨和我都告诉他房东还要搬来大床和组合柜,也许他比我更心疼他的钱,特别是一听说要一次支付两个月的房租的时候,他显出的惊讶和失望是我远远没有意料到的。
  我们从房子出来要走,阿姨建议我去见见房东,如果我知道了房东的住处,阿姨就不必要在这里再忙着跑来跑去了(阿姨住在西郊的家里,并不和妹妹住一起)。我发现呜呜远远的站在那里,我跑过去,告诉他让他先走,我要和阿姨去见见房东。呜呜显得很沮丧,他告诉我如果他住这个房子会很不舒服,希望我尽快退掉这个房子!
  一种奇怪的感觉荡漾了我的全身,有些冷,——也许呜呜还是心疼他的钱吧,看来我必须尽快找到合租的人,否则我们一定会合作得很不愉快。
  从房东那里回来,我越发觉得冷,我不知道呜呜说给我的话到底有多大份量,只是感到也许我就必须支付两个月1200元的房租了!
  阿夏不在这里,我一个人默默地在OICQ上给她留言,希望说出来我的心情会好起来……阿夏上楼来了:“你的自行车怎么不在下面?”不会吧,怎么可能?我想,我立即跑下楼,原来楼下真的一辆车都没有了!天哪!我的自行车——
  我倒在椅子上,棱棱地不知道做什么好,看到呜呜在线上,我问他,如果找到人合租,而且一次只需要支付一个月的房租的话可不可以。他说那还差不多,之后他就把话题岔开,说顺河路也有房子,而且很便宜,再后来就没说什么了……
  阿夏看到我的心情不好,在一边开导我,说让我赶紧退了房子。可是,可是这房子是妹妹和阿姨帮我找的啊,我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说一定租的,而且要住很久……否则,妹妹哪敢那么放心大胆地给我找房子呢?况且,我已经交了定金了……天哪,我的自行车,我晚上怎么回家啊……我怎么跟妹妹和阿姨说呢。
  阿夏继续跟我说,说你现在是没有人合租了,这又不是你的错啊,定金你就别要了,是你违约了,就应该把定金给人家。天哪,怎么能不是我的错呢?我和呜呜仅仅是网友,以前根本没有见过面的,我怎么能连问问都不问就作主定下600元一个月的房子呢?我怎么就不替呜呜想想呢?况且,即使我把定金留给了房东,阿姨和妹妹就可以原谅我了吗?是我让她们奔波劳碌,是我让她们在邻居中显得没有信誉啊……
  晚上,大家都走了,我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想想我连赖以代步回去睡觉的东西都没有了,而且很快就必须借钱支付高达1200元的房租……烦乱不堪。
  忽然想起从张主任儿子那里拿了张游戏盘过来,还没有安装上,我于是开始打红警,我不喜欢打游戏,而且也不会打,我只会红警。打了一两局,可能是因为我的电脑配置太高了,我总是输,从来没有干过电脑过,即使我把难度调到最低。
  终于忍不住打电话给紫瑶妹妹了。
  一听到她温柔的声音,我退缩了,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和她聊了近一个小时,放下话筒,我又瘫软在椅子上。打开OICQ,呜呜的名字在闪,点他,出现这样两行字:
      女朋友生气了。。
      不让租了。。:(
  于是我的希望完全破灭。我拖着步子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关掉了所有的灯,又拿着沉重的大锁将门锁上。
  挨到楼下,敲打着欧阳师傅的窗户,他于是出来给我开门,看我只提着一个包,我知道他要问什么了,我说我的自行车丢了,他遗憾得摇头;“唉,又丢了一辆车。”
  我走了两步,再没有心思搭的士,我忽然觉得原来金钱对我是这么重要,我应该节省,再节省……
  从公司到我的住处,平时骑自行车需要半个小时,步行竟然用去了一个半小时。等到走到住处的时候,我感到我的腿都要断了,我几乎不能站立,我急忙到一家饭店坐下,要了一碗素面,饭上得很慢,我觉得大颗大颗的汗珠在我脸上流淌,衣服好像已经粘在了背上,摸了摸,的确是湿湿的。电视里是打斗的场面,神神鬼鬼的,我没有心思看……
  半夜里忽然醒来,觉得热得很,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想起来冲冷水澡,却发现原来自己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拿报纸扇扇,没有什么效果,仍然很热——忽的想到我的房子,我的自行车,心里立即乱作一团……
  早上步行走向车站,仿佛昨夜的疲惫仍然没有消除,腿肚困倦得像是别人的东西,我终于踏上了公交车,车上很挤……
  手无力地拉着吊环,我斜着身子,已经麻木的腿仍然在竭力维持着身体的平衡。我在想,难道本命年真的要避邪吗?难道我真的要做出对不起我那总是让我感动的妹妹的事情吗?

  发表时间:2001-7-20 12:33:11 点击:14732

[返回上一页]返回

[回阿江守候首页] [回阿江动态栏目]